早申爆冷,美国大学愈加保守?别因为太恐惧,掉入了同质化的陷阱!

hti-usa 美国大学申请

2027届美本的早申录取,已经接近尾声。新一年的录取有什么新的变化趋势?若早申结果不理想,还可以怎样争取在常规申请中“逆袭”?

又是一年一度早申放榜季,要说这些天听到最多的,可能就是一个“冷”字,这里“爆冷”,那里“遇冷”——美本正在抛弃大陆学生么?每一个被残忍defer的心灵,恐怕都不禁发出类似的疑问。

美本正陷入恶性循环

今年早申的结果,相对来说还算稳定,并未明显感觉到申请难度的增加。

如果把美本各个学校的结果最后加在一起,并不会有很剧烈的上升或下降,或者说只要幅度在10%以内,都属于正常现象。“大家对于坏消息比好消息总是要敏感得多。”但是我们看范德堡和埃默里,今年ED的录取是增多的。

然而,尽管留学圈子一直有此起彼伏的特点,我们还是很难把今年称作“大年”。

整个ED阶段,“这一轮下来还是能明显感觉到,ED对内地中国学生的录取少了很多。”——内地学生近几年申请愈发困难,已是不争的事实。

对于数据一直持严谨态度的肖经栋表示,由于RD还没出来,还不好对美国的整体情况直接下结论。但从前两年的情况来看,申请竞争更为激烈的常规录取阶段,一般也不会有逆转,为此藤校2027届本科录取结果大概率是仍旧会下滑。

根据宜校的统计,八所藤校2027届早录总共向中国学校的中国大陆籍学生发放了59份offer,而2026届为76份,整体下滑了22%

康奈尔是个比较明显的例子。往年,康奈尔一直被称作对中国学生最慷慨的藤校,但如今ED下滑到仅有30+的录取。

顶校的录取率本身也在收缩。比如今年耶鲁有7744名学生提交了早申,录取率仅有10%,为近20年最低;

哈佛虽说给了内地一份offer,但9553份申请只有722位学生被录取,7.5%的录取率,同样创下历史新低……“中国学生要想拿到美国名校本科录取,变得越来越艰难。”

中国学生大致分为三类:

第一类,竞赛能力超强,早早被保送到国内名校,有些也会拿到美本名校offer,这类学生每年全国也就10个左右;
第二类,可以考入国内最好的高中,是申请美本Top30的种子选手,每年大概有3000-4000人;

第三类是考不上普高或只能上当地一般高中的学生,这类学生是留学的大头。

以藤校为代表的美本名校减少中国学生的录取,虽然对留学总数不会有大的影响,但对优秀学生(第一和第二类)的吸引力会大大下降,他们可能会放弃留学转向国内高考或者转向申请英国G5高校。

如此一来,申请美本名校的中国学生质量下滑,美本名校则会发更少的offer,offer的减少又会进一步加剧中国优秀学生远离美本名校,进而形成恶性循环。

“美本Top30名校每年录取的中国学生数量不到2000人,仅占到总数的5%左右。但其招生具有风向标意义,对整个业界影响很大。”

近几年申请结果透露的一个趋势:拿到顶校offer的高中,越来越局限于那些传统名校,所谓的黑马学校越来越少。这反映了疫情开始后,美国大学趋向于保守。

“如果学生选择了国际化学校,90%可以进到美国排名前100的大学,这是下限;但至于上限,就要看学生所在的高中。”顶校越来越不太会把offer发给名不见经传的高中,所以背靠母校的光环,已经成为赢在起跑线的第一步。

“其实在疫情开始之前,美高相对内地学校的优势已有明显的缩小,但疫情后这种优势又在扩大”,一个重要原因是标化考试受到很大影响之后,中学在大学那里的认可度就变得很重要。“从普遍来讲,确实是美高的认可度要大于国内的国际化学校。

保守才是美国大学的底色,它们的核心指标不是照顾某个国家的学生,而是招进最优秀的学生。因而,大学并没有任何“冒险”的动机。如果真的是要多元化,海外美高已经能满足多元化的需求。

要明白:“美国的大学并没有义务一定要招内地的中国孩子。”

美高相对内地具备优势的原因,或许还有这么几点:

首先,跟签证有关系,由于美高的学生已经有了一个f1学生签证,去不了大学的几率相对较小;
其次,美高的学生常年在外面读书,相对来说更加独立
另外,美高的学生申请材料上更加original,而内地的学生,形成了扎堆做某些活动的风气。

同质化“堆料”

传达出的是内心的恐惧

除了美国大学倾向保守的客观趋势,我们也应看到学生在申请时本身存在的一些误区。

说起现在愈演愈烈的内卷,问题在于,国内很多学生在做极为雷同的事情。“每个人卷在一起做一样的事,最终在大池子里当然会吃苦。大家都觉得要去参加热门夏校、要去参加AMC(美国数学竞赛)等等,如果你的profile全部都是这些,最终必然很难差异化。”

最根本的问题,是很多家庭“还是不够了解(申请的)这个游戏规则”。

不少家长都高估或低估了孩子的实际水平。比如有的家长觉得孩子能进斯坦福、哥大,但可能他只是SAT比较高,并不具备这个能力;也有些是低估了孩子。总之,没有对美国教育价值观的足够了解,只是以一些很单一的指标看问题。

当我们在抱怨顶校为什么在内地只招收这么少人,也应该反思,我们的孩子是不是“千篇一律”?

现在国内甚至已经卷出一种“典型的普遍的中国孩子的人设”:每个人都扎堆计算机、经济、数学竞赛,或者刻意去做一些支教活动。

首先是不要一窝蜂往这些事情上挤,否则结果又是一堆人去做另一件同样的事。

同质化不仅让学生看上去千人一面,其引发的过度包装问题,也在进一步挫伤美国大学对内地生源的信心。

一些美国大学招生官的吐槽:为什么中国学生到学校的表现,跟纸面上呈现的差别那么大,甚至不像是同一个人?

大学招生官需要识别出人才,而国内现在卷起来的结果是搞了一堆数据,让人看不清这个学生到底是怎样的。不管是家长还是学生,都处在一种信息高度过剩的环境里。“信息太多了,然后又有钱,结果什么都去弄一弄,搞了一堆看似很高级的东西。”

“堆料”时别忽略一个重要问题——“why”,学生做某件事的原因到底是什么,内驱力是什么。招生官翻开中国学生的简历,也许是人手一堆竞赛奖项,人手一个科研成果,这些呈现出来的是什么?

其实是恐惧。招生官看到的,是一个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做事,从只是疯狂找补一堆标签给自己的,说到底是一个被恐惧驱动的人。

同质化,往深层次看是种内心的恐惧“不搞金牌就上不了大学,如果是这样想,传递出来的信息就是‘我害怕’”,“当然这不能怪孩子,现在就是这种氛围和风气。”

现在竞争那么大,相当多的学生第一步,还是卡在学习成绩上。尤其这两三年动不动上网课,对很多人的学习其实产生了相当的负面影响。“如果成绩这关能过好,孩子其实上个Top30左右的学校问题不大。”

如果是冲刺Top10~20之间的学校,只有标化就不够了,得“就一个具体的细分话题,做比较大的努力。”

而如果是想上Top10以内的学校,以上这些可能都不够。“实力只是其中一部分,就目前名校的‘供需关系’而言,Top10内的顶校已经不光是个人努力所可以确保的事情。”

如果学生不是一定要成为Top20乃至Top10以内顶校的有力竞争者,倒也不必过度避免同质化,一些比较“常规”的活动,已经让申请者具备一定的竞争力。

毕竟时间精力有限,既搞好成绩又搞好活动,同时还得在某一领域有所深耕,这本身就是极少学生能兼顾的。

在力不从心的情况下,“首要的还是先保证成绩提上去。”

内卷之下

突围之路在何方?

透过刚才的分析,我们已经能感受到内地孩子存在的一个显著问题,就是卷在很普遍的池子里,导致大家都太过于雷同,缺乏灵魂。

那么,在申请中孩子如何才能规避同质化的陷阱,在白热化的竞争中突围?

 1. 好的申请者是“自洽”的  

那些申请结果特别好的孩子,总结他们身上共通的特质便是“Consistent”,用中文讲叫做“自洽”。

“不能只是猜测大学想看什么样的人,就把孩子变成那样的模子,而一定是要挖掘属于学生自身的一些特质。”

把孩子刻成模子,结果肯定是刻板化和雷同化。而一个自洽的孩子,即便不是成绩最好的,他的申请材料也是会呈现一种很简洁、很清晰的感觉,展现出的是安定、自信而非恐惧。

就具体的活动而言,鼓励学生去为社区做一点事,感受跟这个世界的联结。

到了社区之后,不是说走个过场就算是经历了。“当你深入到一个社区里的时候,起码得跟其中10个人有深入的交流。”深度——这是拼到最后,大家的差别所在。“后面那三成”。而大多数申请者看上去做了很多事情,其实都只是做到3~6成。

与人或者与周边世界的深度链接和思考,是“对抗内卷”的根本方法。“把很强的目的性暂时放下来,真诚地去感受和体验。如果一个人总是有太强的目的性,他很难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。”

在申请大学前,孩子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上大学这件事可能更重要。

 2. 深度,首先是身体力行  

深度的前提是,一定要去身体力行地做。“任何事情,只要亲身实践,申请者最后都会得到属于自己的见解。”

就比如“关爱老人”这个话题,非常常见,但真正实践过的同学,还是会有不少宝贵经验。

倒也不必刻意追求活动的标新立异。很多时候,深度的第一步就是脚踏实地真正去做了。“量变”也不容忽视。

 3. 学校选择不要只看国内名气  

还有一点在于,现在很多申请者都高度集中在那么几所顶校,造成目前美本“冰火两重天”的局面。

Top30固然难申,但Top50及之后的学校,其实很多是缺生源的。它们的申请难度并未提升,不是不愿意招中国学生,而是中国学生不愿意去。

“如果不钻牛角尖、非顶校不入,从总体上看,美本学校选择的余地还是很大的。”

其实内地这种非常浓烈的“名校情结”,除了现实的就业压力,也离不开留学市场的推波助澜。“尤其是美本的利润率最大,也最为被商业利益所驱动。”

像美国本地,其实也有名校情结,但是程度轻很多。美国的很多学生,可能在顶校和当地的州立学校间,往往选后者,因为读本地学校往往会有很多优惠,包括一些师资、课程的优待,体验其实不会比所谓的名校差。

中国的家庭应该更多地打开思路。

比如说莱斯大学,排名跟康奈尔差不了多少,在U.S. News上甚至排在康奈尔前面,但名气在国内就是不行;
华盛顿西雅图大学,地理位置很好,就业氛围、各方面都不错,但内地对这样的学校就是不“感冒”;
再比如北卡教堂山大学,学费不超过5万美金,各个学科实力也比较均衡,然而在内地的认可度就是不高……

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。可见如果只是追求“名气”,很容易导致千军万马过独木桥,错过很多同样不错的学校。

 4. ED失利,接下来如何行动? 

说完长远规划,再来聊聊近期。不少同学在ED阶段失利,接下来应该如何调整状态?

其实只有两件事。

第一,就是多申请。大家需要意识到,美本申请不像高考,分数达标就一定可以录取,它是有着随机性或者说运气的存在的,“广撒网”的策略已是大势所趋。多数量申请,一般是在15个以上。

第二,就是写好文书。“这个确实是学生握在手里,能够影响申请的。”只不过要注意的,是在文书质量和申请数量之间做一个平衡,“不能说申请很多学校,但文书都是瞎写,这肯定不行。”

ED之后改文书是最具性价比的一件事。如果学生心里犯嘀咕,觉得文书有改进的必要,“不要担心推翻重来,重新来过有时候要比小修小补要快得多,很多小修小补我觉得是没有意义的。一份好的文书,表达好、故事好都只是锦上添花,最重要的是内核清晰,理性与感性统合。”

在时间和节奏上机构要跟的学生很多,申请者不要太过依赖于机构,而要提高自主性和自己对于时间的安排,先一步计划,不要只是跟着顾问的节奏走。

总而言之,尽管美国大学的保守趋势还将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,中国学生能做好的事情还很多,能补足的空间还很大。真正的金子,一定是会脱颖而出的。